游客发表

"回来了?"奚流笑眯眯地接着我。 对于我妈的问题

发帖时间:2019-09-24 17:02

  对于我妈的问题,回来了奚流我只是笑了笑,不置可否。

我便把找模特儿的事交给李晓梅。李晓梅有她的办法,笑眯眯地接她有不少小姐妹。我不但把这件事交给她,笑眯眯地接还把许多事都交给了她,比如我的画店就全靠她。她也确实很能干。除此之外,我还认识一些皮条客,他们也会把人介绍到我这儿来。有一天,一个姓戚的皮条客给我介绍了另一个皮条客,说是他的朋友,想带几个女孩子来让我看看。我答应先见个面。我们便约好了在一家茶楼见面,那家茶楼叫绿雨轩,晚上九点多钟,我去了,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我在绿雨轩见到了余冬。余冬浑身香喷喷的,发型弄得像个时尚青年,当中还染了一大撮黄毛。我便给他看我的身份证和出院证,着我他还是摇头,问我是捡的还是买的?我便知道他要耍赖了。我说:“你不是要赖我的钱吧?”

  

回来了奚流我便决定去见见她爸爸。我便爬起来。我还是懒洋洋的,笑眯眯地接摸索着穿了衣服,开门出去时,她嘘一声,说:“你轻点,别弄出那么大的声音。”我便邀他去喝酒。我们没在绿岛里面喝,着我出去找了一家小酒店。他说他只能意思一下,不能跟以前那样喝了。他叹道:“老啦。”

  

我便站住了。我站在广场旁边,回来了奚流纪念碑巨大的影子罩着我。几个人气喘吁吁地向我跑过来,阳光在他们头上和肩膀上一跳一跳的。我别着螺丝刀坐在一个地下通道里。这个地下通道也是昏鸦唱过歌的地方,笑眯眯地接他曾经裹着一件棉大衣在通道里面唱。我不在通道里面,笑眯眯地接而是坐在通道口子上。口子上敞亮。在我之前,这个口子上已经坐了一个人,这个小个子男人只有一条腿,也是胡子拉茬的,没胡子的地方全是乌油黑亮的垢泥。他把另一条空荡荡的裤腿卷上去,让半截断腿亮出来。他坐在那儿的时候,断腿就显眼地放在另一条腿上,断茬的疤痕往上斜着,令人触目惊心。有人来了,他便把一只破瓷碗举起来,在人家面前晃来晃去。他的断腿也会晃动。他一边晃动破瓷碗和断腿,一边用白白的眼角瞟我,就像卖凉粉的老头那样,瞟了一眼又一眼。

  

我不但设计广告图案,着我还挑选小姐。我坐在一张桌子后面,着我让小姐们一个个走过来,我看她们的腿,看她们的腰,看她们的胸和脸。看过之后,便听她们说话,听她们的声音是不是黏糯圆润,是不是清甜柔软。我不要那种干巴梆硬的声音,不要那种说话时眉跳嘴牵的蠢相。洒店和茶楼要长相清纯甜美的,歌厅包厢要活络轻佻眉目含情的,桑拿按摩要肥瘦适中三围性感的……因为真正做鸡的并不固定在一个地方,而是在各个娱乐场所乱蹿,为此我交待所有领班,对来绿岛做生意的小姐一律要严加管理,那种一看就不上档次的烂野鸡一律不准踏进绿岛的大门。

我不但有精神,回来了奚流还有了一辆车,回来了奚流一辆奥迪,是洪广义给我的。我没想到洪广义会把他自己的奥迪给我。他说他买了一辆新车,不过这辆也不旧,才开了三年。我看着车,感到很愕然。我说:“我要车干什么?”洪广义说:“你当然要。你见过哪个总经理没车的?再说现在谁不知道你是个成功人士?所以你一定要有车,到哪儿你都带着它,这是派头,是你的派头也是绿岛的派头。这么大的娱乐城,一定要有这个派头,否则人家会说我们没有实力。”我花了五百块钱,笑眯眯地接刘昆就把陆东平给卖了。刘昆开价一千,笑眯眯地接我们转身就走,他说八百,我们还走,最后刘昆说到五百,我们才转身往回走。我们就在他家里谈。他家里很挤,一室一厅的房子,让人觉得到处是床,空气里全是沤味。他老娘歪在一只破沙泼上看电视,女儿趴在饭桌上写作业,老婆给我们倒了一杯水之后也凑过去看电视。一家人各忙各的,都不打搅我们,只是那台黑白电视机时不时地哔哔叭叭几声。

我画过马萨乔的《失乐园》、着我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诞生》、着我乔尔乔纳的《睡之维纳斯》、提香的《乌尔宾美神》、鲁本斯的《劫夺吕西普的女儿》、《玛利亚·梅第奇的教育》、《披皮大衣之女》、伦勃朗的《达娜娅》、《维尔萨维亚》、普桑的《花神的王国》、柯罗的《狄安娜出浴》、库尔贝的《浴女》、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和《奥林比亚》、雷诺阿的《浴女》、高庚的《王后》……有的还不止画过一幅,比如雷诺阿的《浴女》,我至少画过五幅,柯罗的《狄安娜出浴》则画过七幅。我画几笔就会扭头去看看那把锁。我觉得它不但吊在我眼皮上,回来了奚流还压在我心里。一般情况下,回来了奚流他们都不打开这把锁,要给我拿什么东西进来,比如一小盒颜料、几只绷好了的画框或几本画册,都是从两根钢筋之间塞进来。快餐盒也是塞进来的。送快餐的不是快餐店的伙计,而是画店里的人。大致的情形是快餐店把快餐送到画店里,画店里又派人给我送过来。我不懂他们为什么不要快餐店直接送过来,非要费这一番周折。无论送什么,包括快餐,都是那个脑袋圆圆的小伙子送来的。这小伙子总是笑嘻嘻的,连让我按手印时都是笑嘻嘻的。他腰里别着许多东西,右边是一只手机,左边是一块玉,屁股上是一串嚯啷嚯啷响着的钥匙。

我画了一根线条,笑眯眯地接我画得差极了。我画的线条简直不叫线条,笑眯眯地接像一条长虫,而且还是一条抖抖抖索索断断续续的长虫。我画出来的每一根线条都是长虫。我画了许多这样的长虫。我气得扔掉炭条,直接用油画笔,用颜色去铺,我想把她一笔一笔地铺出来。我尽量少看她,看了便用脑子记住,像默写似的。她说:“你怎么不看我?不看我你怎么画我?”我恨恨地说:“怎么没看?看了!”我觉得我不是在画画,而是在受刑,在受煎熬,或者干脆就是一块放在火上烤着的嗞嗞作响的肉。我早就被烤焦了烤煳了,她还要不断地跟我说话,她说:“我觉得你没看。”过一会儿又问我画到哪儿了?如果我说胸,她就下意识地把胸挺一挺。我说:“挺什么?放松!”她便吃吃地笑几声。声音颤颤的,亮亮的,忽高忽低。她怎么这样笑?这有什么好笑的?她的乳房本来就挺,还用挺什么挺?我真要把持不住了,我的欲念就像废墟里的野草那样疯长,还有我的呼吸,急促得就像一条缺痒的鱼。我连那儿都膨胀起来了。我太不雅观了。我只好弯着腰,把外衣脱下来,用袖子反绑在腰上,让它像围裙似地罩在那儿。我换了一口气,着我又喊。我发现大声喊叫会使人的情绪越来越激烈。我把我的喉咙喊破了,我的声音里有一股热乎乎的血腥气。

相关内容

随机bte365亚洲_bte365真网站_bte365注册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