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发表

"我读过。在大学里读的。在革命与反革命决战的时候,雨果想调和斗争,靠人的天性解决阶级矛盾,这只能是一种幻想。革命军将领郭文放走了反革命的叔祖,确实犯了罪。雨果却歌颂他。"我说。 给何秋思家里打电话时

发帖时间:2019-09-24 17:12

给何秋思家里打电话时,我读过他没说什么事,故意给她留个悬念,只说你在家等着,我有事要去找你,然后挂了电话。

想不到宋义仁竟然计较这个室主任,学里读看来这才是宋教授心里有气的一个真正原因。当时系里曾明文规定,学里读合并后各教研室领导都要重新任命,没有被任命的,以前的职务当然就自动解除。系里这样做还是为当事人考虑:一个教研室主任算不得什么官,就管那么几个人,谁当谁不当大家心里明白就行了,下文免除职务太郑重其事,让被免职的人脸上难堪。想不到宋教授还看重这个,真是个老古董,真有点老糊涂了。李红裕说:"你的心情我理解,你确实为系里的建设做出过重大贡献,我也知道当初教研室就两三个人,是你的努力才发展壮大到今天这样的规模,这些成绩谁都不会忘记,但学校发展到今天,教研室的工作更加繁重,你年纪大了,科研任务又多,怕你没有精力来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就让年轻人干了。至于为什么不下文,我们考虑到你不会在乎这件事,下文反而会让你不好意思。"宋义仁感觉出李红裕的话明显地是在哄他糊弄他。我还没老糊涂到这个程度!革命与反革革命军将领郭文放走了歌颂他我说现在的年轻人是怎么了,革命与反革革命军将领郭文放走了歌颂他我说当了官就变得如此圆滑如此世故如此一副官僚政客嘴脸。宋义仁再也无法压制心中的怒火,他逼视着李红裕说:"你不觉得你的话虚伪吗,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我告诉你,不要以为当了官就是老大,所有的下属都是你的下人,我不吃这一套,我告诉你,我在这个学校教书当领导时,你还在小学学一二三四。我告诉你,你们这套卸磨杀驴的把戏玩得太不道德,甚至有点缺德。"说完,宋义仁愤然离去。

  

看来养猪教研室是不能去了,命决战让去也不去了。到别的教研室没有道理,命决战更丢面子。看来只有到遗传育种研究所了。宋义仁觉得动物育种是他的强项,多年来一直在搞这方面的研究,到研究所也能发挥这方面的特长,他早就这么想过,但问题是刘安定在那里负责,一家人都在那里让人说闲话,也不好工作。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想来想去,他觉得还是找白明华谈好一些,一来白明华是所长,二来找白明华可以避开亲属关系的嫌疑,白明华同意了,那就是工作需要而不是靠刘安定这层关系。白明华确实忙,候,雨果想找了一上午才找到。白明华虽然很热情,候,雨果想但回答的也很简单,也很策略,他说到研究所工作他表示欢迎,但研究所的具体事由刘安定负责,去和他说一声就行了。这个世界怎么了,调和斗争,盾,这仿佛一夜之间就都学会了圆滑学会了官腔。想当年,调和斗争,盾,这不,也就是前几年,猪场势头正旺,那时,不仅电视广播大报小报整天说他是科技引路人,省里领导还多次接见,说他是知识分子的楷模,西台县还一度要给他树碑立传。这才几年,人们就一下把他忘了?难道这就是市场经济?人的价值也和市场的猪肉一样,说跌价就跌价,说卖不动就卖不动了?

  

愤怒和伤心使他觉得自己的顾虑有点多余,靠人的天性裙带关系怎么样?一家天下又怎么样?现在的社会,靠人的天性一家人在一个单位,人多势众,势力就大。宋义仁决定就找刘安定,就到研究所工作。打电话叫刘安定过来谈?许慧在家,解决阶级矛让她知道了没面子;找上门去他家里谈?掉价不说有点丧家狗没人要的味道,解决阶级矛也不妥。他决定叫刘安定到实验场来一趟,先谈猪育种实验中的几个问题,然后顺便提出到研究所。

  

下午宋义仁早早来到实验场,是一种幻想然后给刘安定打电话,说有点事,要他到实验场来一趟。

实验场发生死猪后,反革命的叔现在只剩两头公猪三头母猪,反革命的叔并且西台县的猪场也再无力投资买新种猪来搞新的杂交实验,实验场的这几头猪基本处于闲养状态。猪对人还是有感情的,见宋义仁来,都抬了头哼哼叫着看他。这更让宋义仁伤心不已,也不知下一步该怎么搞。目前世界上猪的品种不少,但品种间的差异都不显着,严格地说,没有哪一个品种能够产生成倍的效益,用这些品种互相杂交,即使把双方的优点都集中起来,也不会有什么大的突破,这就是传统杂交方法的局限性。如果用转基因技术,情况肯定会大不相同,因为这种技术可以把别种动物的基因移植到猪身上,使新一代猪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猪,而是一个真正的新品种。可惜对这项技术,他是真正的一窍不通。刘安定搞胚胎移植,对转基因也有一定的涉及,等刘安定来了,就和他谈谈转基因的事。男朋友说:祖,确实犯"老婆都让人糟蹋了,祖,确实犯你还要我吃什么亏。你说让我挣个几十万,只给我一个材料科副科长,什么权都没有,一月只有几百块钱的干工资,你说我怎么能挣到几十万,我图个什么。"

白明华明白了。原以为男朋友当材料科副科长也可以捞到一些,了罪雨果原来是什么也捞不到才急了。很可能是这样,了罪雨果如果能捞到甜头,凭这样一个乌龟男人,他也不会闹腾什么。白明华说:"这样吧,我给你换个差事,你负责去采砂石,整个西干渠砌衬工程的砂石全归你供应。这可是几百万的工程,砂石是主要原料,你最少可以挣个三五十万。弄大了,你就自己组织个工程队,自己当老板,也找个漂亮的女秘书,怎么样,可以了吧。"男朋友低了头不做声,我读过但可以看出他是竭力压制着心中的兴奋。白明华心里恨恨地想,我读过悦悦真他妈不是好东西,看着单纯,一肚子欲望,一肚子狼子野心。这样的女人了不得,以后得离她远点,免得惹出大祸来。

从饭店出来,学里读白明华越想越觉得刚才的事大有名堂。悦悦和男朋友演戏诈好处是肯定的,学里读但为什么不去诈赵全志呢?悦悦不是傻瓜,她清楚赵全志的权更大,给她更大的好处也很容易,那么为什么偏要来找他呢。白明华感觉到好像里面有一个更大的阴谋。也许她最初是向赵全志要好处的,赵全志不想自己出面,两人便串通好了,找一个替罪羊出面,赵全志只在幕后指挥。这样一来,以后如果出了问题,赵全志身上便一干二净,并且毫不知情,一切都是他白明华干的。白明华感到浑身发冷,革命与反革革命军将领郭文放走了歌颂他我说一时有点恐慌,好像已经有一个巨大的圈套摆在那里,等着让他去钻,而且越钻越窄,永远钻不到尽头。

随机bte365亚洲_bte365真网站_bte365注册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